相关文章

岭南建筑装饰一绝 细选小青砖精雕广府味_金羊网新闻

今天,我们请到了陈家祠文保中心副主任石浩斌,还有在首届全国砖雕艺术大赛中获得“砖雕大国工匠”称号的何世良,来为大家“砖海撷珠”。

石浩斌告诉记者,砖雕自清代中期,开始于广府地区流行起来,到清代末年发展至鼎盛期。在雕刻技法上,细致入微,变化多姿,线条规整流畅,往往将园雕、高浮雕、锦地与镂空等结合运用,有“挂丝砖雕”之称。除此之外,陈家祠的砖雕内容,每一块、每一幅都是广府文化的载体,充满细节之趣。

陈家祠的《梁山聚义》,整个画面人物形象共52人,楼阁上的人物,似乎在探头看戏。

陈家祠共有六块墙楣砖雕,左边三块,右边三块。这当中,首进西路外墙的《梁山聚义》是非常有看头的。这幅作品以戏剧中的舞台为背景,中间是高大雄伟的聚义厅,后面有楼阁。聚义厅两侧的木柱上是一副对联,写着“万古英雄罗宇宙,千秋义气贯乾坤”。晁盖站立在聚义厅的正中,手持羽毛扇的吴用站在晁天王下方,再下为林冲等人。整个画面人物形象共52人,楼阁上的人物,似乎在探头看戏。石浩斌表示,这是因为砖雕师傅善于观察生活,借鉴真正戏曲演出中的人物形象,做出现场感来了。另外,仔细看,可以看到靠外边的这些人物形象,颜色上会有所差别。这是因为上世纪80年代,该砖雕经过大修,新修过的会有些泛白。

另外,墙楣的六块砖雕上,有的还配合着精美的诗词。像首进东路外墙上刻的是明代岭南著名思想家、书法家陈献章的两首七言绝句:一首是“青山依旧锁溪台,前度游人去不回。赖是山人无诉牒,有人真本买山来”;一首是“植竹为垣土作台,野桥分路到溪回。江门若比瞿塘水,何处游人肯上来”。

陈献章世称“白沙先生”,是他创立了岭南第一个颇具影响的学术流派——江门学派。他是岭南唯一一位诏准从祀孔庙的学者,有“岭南第一人”,“广东第一大儒”的美誉;又喜欢用新会圭峰山长成的硬朗茅草做成茅龙笔书写,笔法苍劲有力,别具风格。陈家祠作为广东72县陈姓族人捐资合建的宗祖祠和书院,当然要首选陈先生的诗词作品永昭世人了。

在祠堂等大型建筑上,砖雕主要出现于四个部位:一是花窗;一是墙楣;一是廊门,包括一些牌坊、匾额;还有一是山墙墙角的墀头。这四种砖雕装饰,唯有花窗是陈家祠所没有的,其他三种类型,陈家祠都堪称清代末年广府砖雕的代表。

小天使图案中西合璧

最有故事的,当属墀头砖雕了,因为陈家祠每个建筑单体的墀头都会有一块砖雕,量特别大。墀头的砖雕一般分三层,最上面跟屋檐接触的部分是一些浪花、花瓣样的装饰,下面是一些吉祥如意的图案,接下来是层层叠叠的人物部分。这些墀头上,常有一些出人意表的小图案。

像中路东厅北面的墀头,最下方雕刻的是一只蝙蝠,因为“蝠”与“福”音同,所以,在传统题材中,这就是一个“福”的图案。而这位砖雕工匠,更是将他所能想到的所有寓意福气的事物,都集中到这一个图案上。“两边的耳朵,雕得像花瓣一样,因为广东人认为耳大多福;另外,双下巴,口也很大,表示的是口大吃四方;额头也很突出,则说明这只蝙蝠很有智慧。一个小小的建筑装饰,就融入了这么多的好意头。”石浩斌说。

解说部的吴卓斌先生也介绍了首进东路北面墀头的小天使图案,在中国古建筑的砖雕装饰中可谓绝无仅有。小天使图案受到西方文化影响,但跟西方大多数艺术作品中的天使形象又有差别。陈家祠砖雕上的小天使,头上有发髻,身上挂着小肚兜,穿着小裤衩,显然是中国童子的形象。这小小的天使图案,如同东西文化交融的密码,出现在一个宗祠性质的建筑上,更能看出广州民间对外来文化的包容性。

陈家祠首进东路北面墀头雕有小天使图案

另外,过去的匠人往往不留名,但在陈家祠的砖雕上,基本上都刻有工匠或作坊的名字,小天使下面写的是“瑞昌造”。石浩斌说,瑞昌是整个陈家祠的总承包商,在多处出现。而有一些砖雕上面则写明是南海人做的,一些写明是番禺人做的,不同的工坊,风格会有差别。

砖雕里面能“捣蛋”修复要经多方考证

陈家祠里人气盛,鸟儿也多,在听石浩斌介绍墀头上的砖雕时,就时有麻雀从廊庑间穿过,或从木梁中飞蹿出来。石浩斌笑道:“因为广府砖雕做得很细,镂空面大,在检查时还真的能够 捣蛋 ——就是能从一些砖雕里面掏出鸟蛋来。鸟儿要管理起来非常困难,只能经常做检查,发现砖雕有松动,就要先卸下来,做好编号,放进库房里统一登记管理,找合适的时机再装上去。”

2015年,在李继光副馆长退休前,石浩斌和另外一位同事,在李继光的带领下,一起将检查卸下来的砖雕都重新装上去了。他们采用的是传统的桐油灰——桐油和蚝壳灰混合物来做黏合剂。这样粘上去以后,会慢慢凝结,越来越牢固,不容易风化。

石浩斌说,整个陈家祠砖雕上缺的不多,但有一块的人物少了一个头,这个修复起来比重新做一个难度还大。“砖雕人物的身体部分存留下来了,那就要考究其是男是女?是文官还是武官?在这个场景中应该是什么样的神态,这个考证过程比较困难。陈家祠又是国保单位,所有修复要经过专业设计。所以,如果只是一些小部位缺失,暂时就先不考虑修复。”

岭南砖雕选用薄小青砖烧透心才可用

通过与正在展出的宁波保国寺砖雕精品作比较,石浩斌还指出了岭南砖雕与江南砖雕的差异性:“江南地区的砖块头比较大,人物形象比较粗犷一些,表现力更张扬一些。一般一块砖上就是一个故事。广府砖雕则是用小块的青砖拼接起来的,比普通的青砖小一些、薄一些,颗粒更细腻一些,密度更大一些;人物形象雕刻得比江南的更精细,圆雕和镂空雕比较多,更注重线条表达。”

据石浩斌介绍,做砖雕的青砖,黏土必须过筛子,把大的颗粒和石头去掉;而后水沉,就是将筛选过的黏土泡到水里,搅拌后大的颗粒会沉淀在最下面,小的颗粒在上面,这样自然起到分层作用;再选取当中细腻的部分做成砖坯,晾干后进窑里烧。“做砖雕的青砖,要么就是经过这样层层严格把控烧制出来的,要么就是在烧出来的普通青砖中筛选好的、合适的。砖块如果太厚,中心部分很可能就会没熟透,广府砖雕因为有镂空雕、挂丝雕等种种细腻的技艺,如果中间烧不熟,就很难雕得好。”石浩斌表示。

广府砖雕小介绍

南越国宫博物馆藏广府最早砖雕

砖雕名家何世良告诉记者,广府砖雕的最早实物见于汉代——南越国宫署遗址出土有秦末汉初的熊纹空心汉砖。

1995年,南越国宫署遗址的发掘现场,在“蕃”池堆积层上,发现一块长条形空心砖踏跺侧面的残件上,有模印的立体感很强的熊纹造型,在随后几年里的发掘中,又陆续出土了几件“熊饰”踏跺。在古代,将士们都希望自己能如熊罴一样勇猛有力,在南越王宫的御苑内,也发现过熊的骨骼残痕。因此,熊很早就成了汉砖上的“明星”。到北京路南越王宫博物馆去,别忘了看这几块广州最早的砖雕遗物,其线条粗犷有力,很有汉代雄风。

番禺有个“大三巴”明末砖雕古朴恢宏

广州地区有代表性的明代广府砖雕是明末修建的番禺化龙后山塘头村黄公祠牌坊。走到塘头村的中心,在一片民宅中,黄公祠牌坊赫然在前。

后山黄公祠建于1628年,本为明代典型的牌坊式门楼祠堂,正门上刻有“后山黄公祠”五个大字。后因飓风破坏,整座祠堂只剩下气势恢宏、工艺精湛的牌坊,因此也被称为番禺的“大三巴”。

后山黄公祠牌坊长约25米,高约7米,斗拱式砖雕下面的蔬果、百兽类图案,显得古朴凝练。何世良表示,明代广府砖雕构图上十分庄重,未出现戏曲人物,也没有较繁缛的图案和层次,人物砖雕多与大自然融为一体,如竹林七贤、饮中八仙、携琴访友等。

留耕堂砖雕花窗精美古拙又轻盈

到了清代早期,由于多年战乱,社会初步安定,经济上还处于恢复期,因此砖雕的发展相对停滞,保留了明中晚期的形制,戏曲人物尚未形成,风格和技法上,与明代砖雕大同小异。

其中优秀的代表作是番禺沙湾的留耕堂山墙及东西楼的砖雕围栏及中座的两个大型砖雕花窗。这些砖雕体现了清早期的典型风格,精美中又带有古拙之气,线条凝练古雅,加上年代久远,显得古色古香。尤其是中座的砖雕花窗,大气简约,四周的人物形象比较简单,对整座建筑物的厚重感起到了很好的平衡作用,显得轻盈而透气了许多。

当代砖雕要看宝墨园用老砖几万三年完成

宝墨园中的《吐艳和鸣壁》,长达22.38米,高5.83米,厚1.08米,前后两面总面积260.96平方米,是何世良花了三年时间完成的当代砖雕佳作。

《吐艳和鸣壁》全面展示了广府砖雕中圆雕、透雕、浮雕以及难度极高的“挂丝砖雕”等工艺技法,共雕了600多只鸟,奇花异卉500多种。由于青砖质地松脆,容易崩折,一般砖雕镂空较浅,但何世良为了增强影壁的立体感,千方百计让雕刻物“凸”出来。此外,《吐艳和鸣壁》所用的几万块砖,都是清代的老砖,是何世良从民间收回来的。因为现在的青砖,细腻度远远达不到砖雕的要求。

(广报记者江粤军、黎旭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