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世友木门精雕细琢,牵动家人回忆

世友木门精雕细琢,牵动家人回忆

心中深藏着的眷恋,就像一切未曾改变。

在这个陌生又年轻的城市中打拼多年,我和我的爱人,终于购买了自己的房子,拥有了自己的家。面对着焕然一新的房子,妻子对崭新的一切爱不释手。“老公你摸摸,这个世友的木门,手感真的不错!”妻子把装修好的世友木门开了又关,关了又开,整个家中都是她的欢声笑语和木门的开关声。倔强的她非要拉着我一起试,无奈中,我随手拉动,木门“砰哒”一声。听着清脆又有些陌生的声音,回忆却突然开启,仿佛打开的是远方家乡,我童年记忆的那扇老木门……

老木门是父亲的杰作。在街坊邻里家的门都仅仅是一块门板的时候,父亲不听母亲的意见,从街市上买来一块上好木料,在院子里大张旗鼓的展示他的手艺。院子里好奇的邻居问父亲:“兄弟你这是要打什么家具啊?”父亲嘿嘿一笑,“做扇上好的木门!”,回答后也不顾邻居的惊奇,又低头开始细细雕琢。

之后的一个多星期,院子里总是传来斧子、刨子、锤子的嘈杂声。当每天睡不了懒觉,耳朵里塞了棉花也没用的我快要崩溃的时候,声音突然停止了,然后我家就有了一扇气派的新木门。等待了好久的邻居们都前来参观,围着门框,细细打量这扇父亲的精心之作。父亲得意洋洋的给邻居们介绍:“看看这门,好木料!你看看,这是我花了三天雕出来的牡丹花!你摸摸这手感,我打了好几遍漆,没木刺!”父亲的大嗓门配上脸上掩饰不住的笑容感染了母亲,她站在门口,看着四五个邻居反反复复开关着那扇木门,又望向了父亲。

恍然之间,站在客厅的我,也从妻子脸上读出了当年母亲的那种幸福感。我装修选择世友木门,不也是带着父亲的那种自豪么?我眼角有些湿润,低头摸索出手机,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刚拨通,父亲爽朗的笑声便挡不住的传来:“小子,新家装修好了么?用的什么门啊?别用不好的门,不行我过去给你打一扇!当年咱家……”听着父亲的笑声,我强忍热泪回答:“好,特别好!我装修用的是世友木门,质量相当棒!爸,我买的这个木门上,也有牡丹花!我多拿手机拍两张照片,赶明带上孩子跟老婆,回去让您看看!”,“好,好!赶紧回家,让爹也看看,你家用的什么好木门!……”

挂掉电话,妻子笑吟吟的看着我,孩子从卧室跑了出来,大声叫嚷着要回乡下去看爷爷,要去看那扇老木门跟新木门哪个漂亮。我跟妻子相视一笑,一人牵起孩子的一只手。

我低头看看孩子,抬头对妻子,一字一顿的说,

关好门,我们回家。

扫一扫  关注世友木门